精华言情小說 三國,想成仙,被曹操賜婚 線上看-第二十五章:偶遇輕塵看書

三國,想成仙,被曹操賜婚
小說推薦三國,想成仙,被曹操賜婚三国,想成仙,被曹操赐婚
这怀里揣着一百两银票,刘牧第一件事便是到许都的钱庄,把这银票换了。
这银票一共有四种,分别是一两银子,十两银子,一百两银子,一千两银子的银票。
一百两银子的银票花的太难,甚至买个小东西,别人都找不开。
所以刘牧就换成了九张十两的和十张一两的。
换开钱之后,刘牧率先给自己买了一身衣服,毕竟自己这身已经很破旧了,现在有钱了,还有系统,这不得奢侈一点?
一件衣服十两银子没了,但这都是上好的丝绸,穿上显然比自己那身破衣服穿着要舒服!
买了衣服之后,刘牧就想着买一些其他用品,但是像桌椅板凳,食盐调味料什么的,自己家都不缺。
突然,刘牧想到自己还缺一面镜子!
毕竟在古代,头发太长,梳理着比较麻烦,而在古代,镜子又比较昂贵,在之前的一年里,刘牧也没买,买不起。
平时收拾头发都是照着水面,现在自己有钱了,这头发不能再这么乱了,不舒服是一回事,主要也是难看。
古人讲究身体发肤,受之父母,头发不能轻易剪掉,但如果太长的话,还是可以剪的。
汉朝就已经出现了剪发师这一类的行业,一般头发太长的人会选择良辰吉日,沐浴更衣,然后由这些剪发师将头发修理。
甚至还有爱美的女子将头发做成各种发型,但头发一般不会轻易的剪,所以,刘牧也曾经想过留一个短发,但迫于舆论压力,最终还是没剪。
毕竟在这个年代,一旦被扣上一个不孝的名头,那这辈子算是完了!
要剪也得等自己成仙之后再剪!
如今有了钱,到时候买了镜子再买个梳子,再请个剪发师,挑个良辰吉日,也给自己弄个发型。形象方面,可不能落后。
不过,这许都虽然大,那个卖镜子的地方可是少之又少,逛了许久才看到一家。
毕竟这镜子也就卖给达官贵人,普通老百姓谁买得起?
进入这家商铺后,刘牧发现,这家商铺还真不小,而且里面买东西的人还真不少。
有男的有女的,有男女一起的,有带着小孩的,但无一例外,一个个都身穿华贵的衣服,显然都是达官贵人,要么就是富家子弟!
这刘牧刚刚花十两巨资买的衣服,在这里面就显得十分普通。
这个店铺卖的东西也很多,镜子梳子簪子,还有女生用的各种胭脂都有。
刘牧来到卖镜子的地方,开始打量起来,一连看了好几个,都不合刘牧的心意。
毕竟,用惯了镜子的刘牧,突然间用上了铜镜,自然感觉这铜镜不如镜子。
于是乎,刘牧不由得感叹了句:
“虽然说能够照清我的脸,但这铜镜属实不太合我的心意。”
生活在拔作一样的岛上我该怎么办才好
一旁有个小姑娘听到刘牧这话,忍不住吐槽了句:
“这明轩阁的铜镜,在整个大汉都是数一数二的存在,居然还不合你心意,难道有钱人就那么挑吗?”
声音虽然小,但刘牧还是听见了。
刘牧转头看向声音的来源,便发现了两名女子。
为首的女子明眸皓齿,天生丽质,这长相倾国倾城,再配上她那洁白的面纱,给人一种神秘感,宛若仙女一般。
穿越一年的他,从来没有见过如此美貌的女子,或许像自己即将得到的貂蝉,才有如此美貌吧!
转生剑圣想要悠闲地生活
不过,刘牧也并没有太过震惊,放在后世,像这等美貌的女子,还是有很多,当然,仅存在于某些短视频上,而且还是化妆,化完之后,再加上十级滤镜十级美颜!
像古代这种纯素颜,只是涂了一点淡淡的胭脂,就能有如此美貌的,在后世,恐怕也是少之又少!
而这女子身后的另一名女子,长相也是十分貌美,但跟身前的那位女子相比,显然就是天差地别。
果然,人比人气死人!
那小女子看到刘牧看向她,吓得往后退了一步。
毕竟自己那么小声的吐槽,以为他不会听见,没想到居然听见了!
他只是一个小小的丫鬟,而在这里,能够买东西的,都是自己惹不起的,自己这话被他听到,那她可是惹了祸了!
而前面那位女子见状,笑着对刘牧说道:
“这位公子不要介意,丹儿口无遮拦,回去我定当重罚她,为表歉意,公子如果看上哪件铜镜,那小女子买下,赠与公子,权当赔礼道歉了。”
跟女子说完话之后,刘牧便觉得她不简单。
红线代理人
不仅仅是声音好听,最重要的是,她这一句话,竟然让自己丝毫没办法拒绝。
同样是赔礼道歉,同样是替人付款,她的这句话显然要比直接说替刘牧付款要好得多。
毕竟由小女子买下赠予公子,这含义,更让人以为是女子的赠礼,让男人更有面子。
可刘牧从来不按套路出牌,你想付钱是吧?那行!
“姑娘既然如此说了,那本公子若是再追究,就显得小气。既然姑娘愿意付这银子,那本公子就看看挑选些合我心意的铜镜。”
这女子点了点头,便带着身后的丫鬟来到了刘牧的身边。
刘牧逛了一会儿后,意犹未尽的说:
“这些铜镜本公子觉得都合我的心意,要不都要了?”
这女子听到这话,突然一愣,没有缓过神来,她怎么也没想到?这刘牧会这么说。
她以为刘牧会随便挑选一个,这一个铜镜也就十来两银子,这点钱她还是出得起的。
但他说都合心意?这里的铜镜不下百个,那岂不是要上千两银子?
她可不会做这种冤大头!
她身后的丫鬟听到这话,瞬间都急了:
“你你你,你这人怎么这样?你这是趁火打劫!”
“住口!”
她瞪了这丫鬟一眼,心想是不是自己惯的了,一个丫鬟,三番五次顶撞他人,回去得好好教训一番,再这样,容易误事!
正当她想要跟刘牧说些什么的时候,刘牧哈哈一笑,随手拿了一面镜子和两把梳子。
“姑娘,是你付钱还是我付钱?”
一把小镜子都十两左右,这一面大镜子可是五十两起步,再加上两把上好的梳子,少说也得六七十两。
本来他只是想买把小镜子,既然有人赶着付钱,那不坑白不坑!
既然咱俩日后也不会有什么交集!
见女子付了银子,刘牧便满意的离开,一会儿时间白嫖七十两银子,这比***还好挣!
临走之前,刘牧问向这女子:
“还不知姑娘芳名?”
这女子含蓄的笑道:
“轻尘。”
“轻尘?好名字!”
“哦对了,本公子还真有比这铜镜好上百倍的!”
说完便不再回头的离开了。
只留下这轻尘独自一人留在门口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