火熱連載都市言情 彼岸8光年,歸來 ptt-第77章 我把他弄丟了閲讀

彼岸8光年,歸來
小說推薦彼岸8光年,歸來彼岸8光年,归来
秦司年低声下气的央求。
谭熙思索片刻点了点头,“要讲的内容和大框架都已经搭好,只差一些数据和案例,还有,把页面做漂亮点。”
“你不生气了,我就答应。”
秦司年贱贱的模样,看得一旁的阿坚直皱眉,莫名觉得这语气、这神态比阿盛有过之而无不及。
说话间,顾凯拿着药回到诊室,交到阿坚手中。
“傅太太切记再不可思虑过重,还要适量运动,我加量了补气的药材,饭也要多吃一口。助眠的药材也加量了,觉得困就多睡一会。”
顾凯的口气已经恢复了往日的温和,自认为面无表情的说完,可周围的三个人都看出了他的不悦。
“顾医师,我知道你是担心我的身体,我会配合治疗,让你费心了。”谭熙弱弱的说。
话说的客气,却是疏离感十足,顾凯一阵心塞。
“顾医师放心吧,谭熙的演讲稿我包了,后面她都休息了。”秦司年扬眉看着顾凯。
看了一眼满脸得意的秦司年,顾凯心中更觉得酸,居然有些后悔当时在游艇上没答应傅延泽的邀请,天天陪在谭熙身边。
“觉得哪里不舒服,随时联系我。”顾凯不再多说,送谭熙离开。
走到门口时,秦司年突然转身,顾凯跟在后面差点撞在他身上。
“你嫉妒了。”秦司年极低的声音说道。
说完,迅速退开距离,又声音不大不小的说道:“不喜欢人家就早说,别浪费人家时间。”
心事被直白的说了出来,顾凯尴尬的愣在当场。
“秦司年,你闭嘴,别在这多管闲事。”谭熙怕门外的亦晴听到,低声怒道。
“听到没,你是外人,是闲事。”秦司年看着顾凯勾起嘴角笑的得意。
“不是,顾医师,我不是这个意思。”谭熙慌忙解释,同时怒视秦司年。
“本应如此,傅太太慢走。”顾凯居然笑了,笑容里带着几分自嘲,笑过沉着脸走回办公桌前。
离开诊室,门外早已没了亦晴的身影。
“秦司年,你变态啊!说的都是人话吗,有病就去看!”
走到院子里,谭熙气急对着秦司年大声的喊。
阿坚没见过她如此发怒的模样,印象里的谭熙永远知性优雅,眼里带着哀伤却不会大发脾气,被绑架后情失控时,也只是大声的哭。
“谭熙,你居然会发脾气。”秦司年也被吓到,愣了愣低声说道:“真好。”
会发脾气的谭熙让秦司年觉得鲜活无比,不再是高高在上的女神,而是如此生动的一个凡间姑娘。
“有病!”谭熙被说得慕名奇妙,上车离开。
直到车队启动,秦司年才缓过心神,大声喊道:“谭熙,你等等我啊,谭熙,这里回去很远,谭熙,我没开车!”
车队没有丝毫停留,迅速消失在秦司年的视线里。
“谭熙,明天见!”秦司年微笑着轻声说。
……
“阿坚,去花店。”
谭熙觉得需要让自己冷静一下,平复情绪。
“是,小姐。”
阿坚说完用耳机安排后续行程,一切做得井然有序。
车队停在花店门前时,乐橙便迎了出来。
谭熙下了车,车队便驶到周边的停车场。
“小姐今天想买花还是想亲手插一束?”乐橙笑着问。
“我想先走走。”谭熙觉得自己现在心里很乱。
顾凯的情绪任谁都看得出,秦司年又在故意捣乱,谭熙不知道下次该怎样去面对顾凯。
“我陪小姐走走。”乐橙自告奋勇。
“好。”
阿坚留下一名保镖替乐橙看店,又带着几名保镖跟在二人身后。
重生 神醫
乐橙随手从店门口的花束中抽出一支向日葵递到谭熙手中,然后陪着她缓步前行。
“小姐今天心情不好,和傅总吵架了?”
“不会。”
“也是,像傅总那样的霸总不会和人吵架的。”
谭熙觉得自己和傅延泽或许永远不会吵架,两人的亲密里带着一丝客气的疏离,自己永远不会像刚刚对着秦司年那样对着傅延泽大吼,更不会像对着阿盛那样肆意放纵。
傅延泽太聪明,洞悉人心,一个眼神他已经明白你的想法,无需多说,更不必吵架,可是似乎也少了一些亲密的感觉。
“刚刚去看大夫,被骂了,我的错。”谭熙叹气。
“大夫永远都在骂人,就会说你不够注意这、注意那,才会生病,就好像生病是我们愿意的一样。”乐橙说的大大咧咧,并不在意。
“还要再去看病,有点尴尬。”谭熙无奈。
“这个简单,下次让傅总陪你一起去,傅总的气场,啧啧啧,没人敢多说什么。”
“对哦。”谭熙开心的笑,顿住脚步转身问阿坚:“泽下周有空陪我看病吗?”
“小姐,我不清楚傅总下周的行程。不过只要小姐开口,傅总一定会有空。”
谭熙点头,“那就麻烦他一下吧,我不想再被骂了。”
转着手中的向日葵,谭熙心情也跟着好了一些。
说话间阿坚收到消息,“小姐,傅总刚刚询问您的位置,一会过来接您。”
“好甜啊!”乐橙夸张的羡慕,瞥了阿坚一眼,“傅总看着冷冰冰,其实做的事都让人很暖心。”
谭熙笑着点头认可。
说话间,天空飘来一片云,太阳还挂在头上,却莫名落下了雨滴。雨并不急,阳光还在,只是雨点大滴大滴的往下掉,阳光折射下像极了天使的眼泪。
阿坚迅速脱下西装遮在谭熙头顶,眼神却是看向站在一旁淋雨的乐橙。
本不觉得淋些雨是多大的事,可看着阿坚护住谭熙的样子,乐橙莫名就愣在原地,莫名红了眼眶。
茅山鬼王
“乐橙,阿坚只是职责所在才对我照顾有加,你看他看向你的眼神,那才是心之所向。”
看出乐橙的心思,谭熙伸出手拉住她的手臂,边示意阿坚替她遮雨。
“小姐身体不好,不能淋雨。”阿坚笨笨的说了一句,依旧将衣服遮在谭熙头顶,不分给乐橙半分。
乐橙咬紧嘴唇,忍住眼泪。
虞 丘 春華
斗破苍穹之大主宰
谭熙忽的便想起上次,也是在这样的路边,也是这样突如其来的雨,自己和阿盛站在路边隔街相望。
“乐橙,曾经有一个人,他会保护我安全、细心照顾我生活,他的目光永远会追随着我,不会像阿坚这样看着别人。阿坚现在只是职责所在,你懂了吗?”
谭熙眼神看向马路对面,说的失神。
“那他现在怎么不跟在你身边保护你?”只见过阿坚跟在谭熙身边,乐橙嘟着嘴,有些不信。
沉默了半晌,谭熙低声说道:“我把他弄丢了。”